标签归档:

我轰然经过你的生命

我轰然经过你的生命。我是你最寒酸的爱慕者,我浑身拖满空易拉罐,跑来跑去,一路咣当作响。令你终于注意到了我。你厌恶地看着我。然而你爱上了我。

你打开了门,我一脚迈进去便坠落。我轰然坠落在你的生命之中。然而这场坠落,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成长。我头发长长了,我个子长高了,我四肢柔软,眼睛湿润,袖子上有花边。我最终成为了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我一直坠落,你从不曾接出手接住我。你从不曾爱过我,你只爱我在你的生命中坠落。

我不合时宜,我无可适从。我跺脚哭喊,我…….

最美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我一直在想,该怎样开头才能把这整件事抽丝剥茧。

不如先说说我的朋友M先生。

M先生话不多,总是喜欢思索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得出的答案往往让我琢磨半天。

比如,他洗衣服的时候,手上会套着他的袜子。再比如,冬天洗完澡出来,他会用毛巾裹住脚,在湿漉漉的拖鞋里踩一下再拿出来。

我总会说,多洗一双袜子……..

死心只需一个瞬间

张小娴说过: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別人。

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让她失望。

在她脆弱的時候没有扶她一把,在她成功的時候竟然妒忌她。
相爱是互相鼓励与欣赏。为对方的成功喜悦。为对方的失败而失落。

这是一个论坛里的帖子。好多女生们死心的瞬间:

1楼。那年冬天,站在……

大兔子和小兔子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吃饭。 小兔子捧着饭碗,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
“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咋吧咋吧嘴, “我每吃一口饭都要想你一遍, 所以,我的饭又香又甜,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卷心菜。”
大兔子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吃饭。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散步。
小兔子一蹦一跳,对…….

谁还记得爱情开始的模样

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心里恳求你。如果生活是一个单行道,就请你从此走在我面前,让我时时可以看见你。如果生活是一个双行道,就让我牵着你的手,穿行在茫茫人海里,永远不会走丢。

年轻的时候,我们往往不懂什么是爱情。

年少的我们,曾以为爱情可以超越一切,那时我们不明白,世上另有一种力量,叫做命运,只可承受,不可改变。

当我在学校空旷的浴室里,扯着嗓子唱“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的时候,我们并……..

我今天比较不爱你---张小娴

當我們長大了,也就明白愛情並不是童話,它終究要落入尋常生活,那才是最大的考驗。

愛情是成人世界的東西,它就像股市和匯率一樣,每天的波動是正常的。

總的來說,我愛你。但我不是每天都愛你一百分,除非我腦袋燒壞了,一直都在戀愛的狂熱中。

有時我很愛你,尤其是你…….

《爱》 张爱玲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

那些句子

1.
走着走着, 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 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 就醒了, 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 你不见了, 突然我乱了。

2.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 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这般的轮回。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 ,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 ,却也失去了自己的 。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 ,也许会被人骗 ,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 。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 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3.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 ,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

你亲手毁掉的那是真的

我小时候看童话故事的时候总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旦被人发现了真实身份就没法再把日子过下去了呢?比如《白蛇传》,比如《鹤的报恩》,还有一些田螺啊狐狸精啊之类的故事都概莫能外。精怪仙女们总是化身为普通人潜伏在一个老实男人的家里,甘当普通农妇或书房陪读或纯粹的贤内助。你说日子好好的过下去就得了吧,那男人非要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或听不相干的外人说点啥,就起了一颗窥探之心。结果,许仙给白素贞灌了雄黄酒,报恩的鹤露了真相含泪而去,其他一聊斋的狐狸精也悲伤的跑路了……只得一个苦哈哈的男人留在原地追悔莫及。

要是真的有爱,会在意那些差异么?为什么仙女精怪们那么……

[转]那时我们都爱理科男

很久很久之前跟小岚讨论说要写一篇文章,题目要叫那时我们都爱理科男。

用“很久很久以前”作为开头是典型文科女(虽然我自己很不愿意承认光华是文科院系,老拿当初学的是数B说事),直觉思维,模糊概念,信口开河。而理科男,会在你高瞻远瞩志高意满时,很认真地询问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发展结束。

面对理科男,常常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扯了一大堆,而他在我面前很虚心地听着让我自信心异常膨胀觉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接着他一个问题就能让我哑口无言,完了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