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爱情开始的模样

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心里恳求你。如果生活是一个单行道,就请你从此走在我面前,让我时时可以看见你。如果生活是一个双行道,就让我牵着你的手,穿行在茫茫人海里,永远不会走丢。

年轻的时候,我们往往不懂什么是爱情。

年少的我们,曾以为爱情可以超越一切,那时我们不明白,世上另有一种力量,叫做命运,只可承受,不可改变。

当我在学校空旷的浴室里,扯着嗓子唱“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爱是一件极奢侈的事。

十年后,静秋考上L大英文系的硕士研究生。

二十年后,静秋远渡重洋,来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三十年后,静秋已经任教于美国的一所大学。今年,她会带着女儿飞回那棵山楂树下,看望老三。

她会对女儿说:“这里长眠着我爱的人。”

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灰飞烟灭,那些留存在记忆里的片段却永远会在脑海里重演。我们还会去爱,还会去想念,只是不像当初那样热烈,那样真切,每一个细胞都迸发着跳动的活力。

再不会有纯粹如天山雪水的爱,只记得爱情最初的模样。那年,她下乡编教材,那年,他在勘探队里工作。《山楂树》的风琴声像一个魔咒,把他们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爱情最初的模样,那么青涩,那么动人,侧着脸,蒙着纱。

他们一个心灵手巧,质朴纯净,一个热烈勇敢,俊朗多情。静秋对于爱情有着母亲赋予的抗拒,她一直聪慧识大体。识得她家成分不好,她要努力养家,为母亲分担,不能因为恋爱的事招人说闲话。但是,她对于爱情又有着一种本能的渴望,遇到老三以后她更知道什么是相思,什么是一日三秋。在最纯真的年代,一场爱恋不期而始,像樱花一样,有着最清澈的颜色,静默的面容,绽放时却如此轰轰烈烈,凋落时惊心动魄。他们的爱,是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宝马香车,最多的也只是许诺一年一个月的等待。然而,老三愿意等,命运却等不及了。他们的爱,是柴米油盐,是一篮核桃,一袋红糖,一双胶鞋,一张照片,一次凝望,卑微琐碎到让我回忆着想哭。生活不就是这些细节吗,有人关注你生活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默默注视着你,想着你,念着你,心疼你,愿意等你,这样不就足够了吗。我们是平凡的大多数,没有多少生死攸关,惊天动地,有的只是生活的点滴。

有人说,我会等你的另一种表述是我依然爱你,是啊,没有爱用什么去抗拒离别后的未知,是什么让我们有足够的勇气与信心去相信。

老三说,我要你好好活着,为我们两个人活着,帮我活着,我会通过你的眼睛看这个世界,通过你的心感受这个世界。我要你——结婚,生孩子,我们两个人就活在孩子身上,孩子又有孩子,我们就永远不会死,生命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延续下去的。

当我读到这样的句子,我眼里的泪,滚烫的向外翻滚,不是矫情,不是不成熟。只是生命真的太重。要有多少爱,才能够放手,要她保证幸福。可是,他不知道,他们的生命是在一起的啊,他走了,她的生命也就结束了,她可以活着,可以结婚,可以生孩子,可是仅存的不够是一具行尸走肉,要走多少勇气才能继续活下去。

我突然想到《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故事里有这样的话“我的女孩,祝你平安喜乐”

“我记起那张被我烧掉的纸条,原来他是想用那些空白告诉我,他能为我做的,只有这么多。

可惜当时的我,以为自己从此看破红尘,看透了男人。  那时太年轻,我不懂。  如今我终于明白,却已经太迟太迟……我也再没有遇到一个人,象他一样爱我如自己的生命。”

老三也是一样吧。

最后面对床上那个形容枯槁的老三,她只会握着他的手,说着“我是静秋,我是静秋——”他说过的,即使他的一只脚踏进坟墓了,听到她的名字,他也会拔回脚来看看她。她就一直握着他的手,满怀希望地对他说:“我是静秋,我是静秋——”她别的什么也不会说了。

普希金有一首诗,他说: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
象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
它早已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纯洁、温柔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谁还记得爱情开始的模样,那年,山楂花开的那样红烈烈,爱你,如爱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